南木

左拥周泽楷,右抱解语花

这是一个误会但黑瞎子和解雨臣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(2)

又名,全世界都在掰弯这两个直男

哈哈哈,我胡汉三又回来了

以及,好像肝爆字数了,如果下写不完,我就偷偷把标题改成1234



人之所以执迷于算命,是因为人生总是跌宕起伏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意外。

其实神仙也一样。虽然说世人都相信神仙无欲无求、勘破红尘,可毕竟神在三界之内,五行之中,有焉能真正做到无情无欲。

想通了这一关节,解雨臣觉得黑瞎子看上一个神仙这件事十分合理,但如果看上的人不是他就更好了。

他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,他一心修道,完全没有找一个道侣的想法。但是黑瞎子不同,他估摸着这位爷这么多年来恐怕是头一次动心,他还是委婉着些拒绝为好,免得伤了老人家(划掉)一颗炽热的心。

正所谓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不殆,秉持着解家人从来不打无准备之战的原则,他决定向别人咨询一下。

解雨臣认真地思考了一下,胖子不靠谱,张起灵闷油瓶,霍秀秀净捣乱……好像也就只有吴邪能问了。

他捏了个诀,用千里传音把吴邪闹醒,要他今晨务必来小竹林一趟。

 

天才蒙蒙亮,吴邪就已经到小竹林。

“解大花我告诉你,”吴邪揉着惺忪的睡眼,“你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,小心我放三寸丁咬你。”

解雨臣怕狗,这事知道的人满打满算也不超过五个。

解雨臣斟酌了一下,还是决定开门见山地问他:“你说,要怎么才能委婉地拒绝一个人?”

吴邪看上去清醒了一点:“有什么难的,直接说我不喜欢你不就得了?”顿了顿,又道,“怎么,有人缠着你?”

解雨臣一只手摸着下巴:“这样被拒绝了得多伤心啊。”

“伤心就伤心呗,”吴邪道,“伤心之后就好了。”

而竹林后的黑瞎子,现在心情十分复杂。

他一大清早睡不着,起来遛弯,没想到隐隐约约听到了解雨臣的声音。他原想着现在两个人的关系正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状态,还是不打照面的好,没想到解雨臣下一句话只把他震得愣在了原地。

解雨臣说被拒绝了会很伤心!

很伤心!

伤心!

他想,原来解雨臣知道他们两不太可能啊,怪不得一直对他躲躲闪闪的,一点也不像是他的性子,原来其中竟有这样的隐情……他们怎么会好端端谈到了拒绝不拒绝的事,难道是想找他告白吗……告白之后他该不该拒绝,又该怎么拒绝……

他又想着,难怪解雨臣长这么好看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传出什么绯闻来,原来是……可这位爷一直心高气傲,要是话说重了,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多尴尬啊。

他正想得出神,没发现他那倒霉催的徒弟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,大声道:“师父,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啊?”

黑瞎子冷漠的看着他的徒弟,很好,不用去想以后的事情了,这他妈现在就很尴尬了。

 

但是他发现解雨臣好像比他更尴尬。

解雨臣小心翼翼地问他:“你……都听见了?”

他胡乱地点了点头。

解雨臣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,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:“那你……知道我在说什么吧?或者说,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黑瞎子觉得嘴巴有点干,心跳突然加速,他生怕解雨臣下面会说出什么更劲爆的话,再次点了点头。

解雨臣像是一下子精神就放松了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一瞥眼却又看见黑瞎子有些失魂落魄的,心里咯噔一下,便揣摩着他的神色道:“那个,你还好吧?”

“挺、挺好的。”黑瞎子虽然想过解雨臣会向他告白,可真见他就这么直言不讳的承认了,内心受到的冲击也不是一点半点。

他们已经远远把吴邪和苏万甩出去一大截了,四目相对,气氛更加尴尬,可谁都没有走。

解雨臣不敢走,他看着黑瞎子情绪好像不太对,怕他出事。

黑瞎子也不敢走,他看着解雨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也怕他出事。

最后解雨臣强行换了个话题:“哈哈,前面是哪里,景致还很别致,平日都没怎么见过哈哈。”

黑瞎子心道这里离你的仙邸不过左转200米,右转200米,再直走600米的距离,但也没戳破:“是啊是啊。”

一时间又没有话了。

黑瞎子寻思着这样不行,就指着前方的柱子说:“你看到那根柱子了吗?最近天庭不大安生,我和我师兄联手做了个缚仙罩,里面万法无用,只能从外面打开。而且只要像这样敲柱子三下,缚仙罩就会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黑瞎子只觉得眼前一黑。

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

 

“你听我说,”黑瞎子道,“这就是个误会。”

解雨臣警惕地盯着他。

他想,亏他还一路上跟着他怕他出什么事,可没想到这个居心叵测的基佬居然把他引到这个地方来,肯定没安好心。

黑瞎子还在试图解释:“你相信我,这真是个误会。一会儿我师兄就该来了,他来了我们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
还串通了他师兄!解雨臣捂着胸更加警惕地盯着他。

黑瞎子把手伸进衣兜里掏了半天,好不容易掏出了颗夜明珠,整个缚仙罩内一下子亮了起来。

解雨臣这才有机会打量清楚整个环境,这个缚仙罩看得出来是花了大心思的,四周仙符仙文加持,整体固若金汤,看来从里面突破的确是没有什么希望了。最绝的一点是,黑瞎子和张起灵居然还有闲心在里面雕花刻草。

解雨臣眼尖,一下子就发现右下角的图案好像不太对。就像是……鸳鸯戏水。

解雨臣额上的小青筋跳的欢快。他告诉自己,那里什么都没有,可偏偏控制不住地把视线投向那里。

黑瞎子顺着他的视线也发现那里,有些不自然地咳了咳,道:“解仙君怎么一直捂着胸口啊?啊,衣服脏了啊。”黑瞎子凑近了点,“真是对不住了,刚刚摔进来弄脏的吧?不然脱下来我帮你洗好了?”说着便来抢解雨臣的外袍。

解雨臣心中警铃大作。他想,这个居心叵测的基佬终于露出他的狐狸尾巴了。

可解雨臣岂是那么容易就让人得手的。

所以吴邪几人打开缚仙罩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衣冠不整的黑瞎子和衣冠不整的解雨臣扭成一团。

然后是附带几声惊呼。

“小花?”这是吴邪。

“师父?”这是苏万。

还有一张我已经看透一切的面瘫脸。



评论(6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