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木

左拥周泽楷,右抱解语花

这是一个误会但黑瞎子和解雨臣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(1)

又名,全世界都在掰弯这两个直男。

“你有没有觉得黑瞎子,”解雨臣斟酌了一下语气和用词,“对我有意见?”  

吴邪愣了一下:“哈?”

解雨臣一只手撑着下巴,陷入了回忆中:“我不吃白斩鸡,你们都知道吧?就是上次,我们搞神仙业主大会聚餐的时候,他不知道哪根神经搭不对劲,一个劲儿地往我碗里夹白斩鸡。还有上上次,他那个徒弟苏万,把我辛辛苦苦种了三百年的海棠花全给糟蹋了,他还在旁边傻笑,我简直怀疑,是不是他指使他徒弟干的了。”

吴邪认真地回忆了一下:“虽然瞎子一向不大靠谱,但也不至于吧?会不会是你理解错了啊?”

“你真的不觉得吗?我觉得他针对我针对得很明显啊。”解雨臣道,“还有那次开神仙业主大会的时侯,我发言的时候觉得他也在嘲讽我。”

“他说了什么?我怎么没有印象啊。”

解雨臣露出一个吊儿郎当的表情:“呵呵。”

吴邪的表情有点高深莫测:“……就这?”意思传达得十分清楚,你要是不拿出点真凭实据出来,我是不会相信的。

“其实还有一件事,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“你说。”

解雨臣像是组织了一下语言:“我觉得他最近看我的眼神……有点怪怪的。好几次我感觉他在看我,我抬头他又把视线移开了,而且我发现他好像不敢直视我的眼睛。”

吴邪一口水喷了出来:“你说得好像黑瞎子暗恋你一样。”  看着解雨臣难以置信的面孔,吴邪决定添点油,加点醋,“一直偷看你,还不敢和你对视,最重要的是指使徒弟和你对着干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解雨臣的声音有点颤抖:“什么?”

吴邪清了清嗓子,道:“下界那些情窦初开的小男生,经常会欺负心仪的异性,达到引起对方注意的目的。虽然这不太适合用在你和黑瞎子身上,但我觉得原理是相通。他一定是暗恋你。”

“!!!”

他一定是暗恋你!

一定是暗恋你!

暗恋你!

暗恋!

你!

解雨臣觉得,虽然吴邪的话十分不靠谱,但他的面前,好像出现了一扇,推开又不知道会通向哪里的新大门。

胡编乱造完的吴邪心满意足的走了,此时他还不知道,他这一番话对当事人带来了怎样的心灵震撼。

 

解雨臣一脸懵逼地打道回府,恰好看见正在他花园子里捣腾的黑瞎子和苏万,为首的那个还笑得一脸真诚,真诚得十分欠揍:“解仙君回来了啊?上次我徒弟这个不省心的把仙君你的海棠花全糟蹋了,虽然仙君你大人有大量,不计较了,但我们师徒俩一直觉得过意不去,寻思着找个良辰吉日帮你把花都种回去,算是赔礼。”

解雨臣额头上的小青筋跳得欢快。

他冷漠地想,你们是把我的海棠花都种回去了,可是你们把我的月季花都给糟蹋了。

他还发现,黑瞎子全程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!这一定是心里有鬼!他觉得黑瞎子一定是暗恋他!这个基佬想用这种方式引起他的注意!呵,这是一个多么心机深沉的可怕的基佬,幸好他已经洞察了黑瞎子的险恶用心!

解雨臣任由心里的弹幕像一万只草泥马一样奔腾而去,对着黑瞎子师徒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:“呵呵,不妨事的。”

 

黑瞎子最近有点方。

他一向对自己的交际能力十分自信,凭借着不要脸(划掉)与人为善的精神,他在各种人面前混得如鱼得水,风生水起,可这股自信一次又一次的在解雨臣面前碰了壁。

他觉得解雨臣对他有意见,很大的意见。

说起来都怪他那倒霉徒弟苏万。这小子最近正值青春躁动期,上次一不小心就把人解仙君养的海棠花给糟蹋了,他刚对解仙君露出一个饱含歉意但又不失英俊的微笑,就发现解雨臣的表情有点不太对劲了。

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杀父仇人似的。

还有最近的神仙业主大会,他想着自己徒弟操蛋对不起人解仙君,所以就在他发言的时候发出了一声鼓励的笑声,结果收获了解仙君一个犀利的眼刀。

他寻思着这梁子结大了,可他是谁啊,天庭里人见人爱的神君,总不能放任这种情况不管。他琢磨着,解仙君他们青丘那一带狐狸那么多,一定很爱吃白切鸡,所以在接下来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聚餐上,一个劲儿的往解仙君的碗里夹白切鸡,结果解仙君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。

还有就是刚刚,解仙君看他的眼神,说是冰释前嫌既往不咎吧,不太像,说是感动得不轻吧,那么扯得更远了。那是一种……在微微发红的双眸里,炽热中带着一丝迫切,迫切中又夹杂着一丝炽热,含情脉脉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朦胧而又真实的眼神……

想到这里,黑瞎子不由得虎躯一震。

他问苏万:“你有没有觉得,解仙君刚刚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太对?”

苏万欢快地回答道:“觉得啊!” 

他迟疑着问:“你……觉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?”

苏万欢快地回答道:“沙眼犯了啊!”

黑瞎子觉得他的徒弟果然没救了。

他决定去咨询情感方面的专家王胖子。

他问胖子:“如果有个人,一开始对你很有意见,后来你做了很多事改善关系,有一天他突然用含情脉脉的眼神注视着你,你觉得应该怎么解释?”

王胖子的回答斩钉截铁:“废话,肯定是被你感动了喜欢你呗。”

喜欢你呗!

喜欢你!

喜欢!

你!

黑瞎子觉得,在他作为一个神仙几十万年的笔直笔直的岁月里 ,好像出现了一条岔路。

于是黑瞎子失眠了。

 

而另一边,在青丘,解雨臣也失眠了。

不是因为黑瞎子,而是因为沙眼。

因为沙眼闹的,他觉得他临走的时候瞪黑瞎子的眼神十分没有威慑力!一点都不能展现他的愤怒!

他一睡不着,就爱在心里琢磨事儿。

他想,如果吴邪说的是真的的话,那么黑瞎子的一切行为也就解释得通了,而且合情合理令人信服。先是指使他徒弟来糟践他的花,引起他的注意,然后又拼命加深他对他的印象。还有今天,毁了你几株花就为你种一片花园什么的,一看就是言情小说里泡妹子常用的手段。

一个同性,这样百般引起你的注意,如果不是对你有意见,那么肯定就是对你有意思了。

解雨臣觉得他更睡不着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