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木

左拥周泽楷,右抱解语花

检讨书

       “尊敬的各位陪审员,”黑瞎子清了清嗓子,“本人在这里,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深刻的反思与检讨。我辜负了天庭对我的期望,辜负了众仙的期望,给天庭抹了黑,我对不起天庭多年来的信任与栽培。”

       胖子起哄道:“少说那些没用的,快说说你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?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没理他:“本人玩忽职守,擅自离岗,给天庭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,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,致使二郎神家的哮天犬惊吓到了嫦娥姐姐家的玉兔。对此我深感痛心,并及时做出补救,亲自挖了一筐张起灵张大仙家的胡萝卜送给嫦娥姐姐赔罪――”

       吴邪骂道:“卧槽黑瞎子!你偷我家萝卜!”

       霍秀秀笑得意味深长 : “究竟为什么玩忽职守啊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我知道!”苏万举手,“师父去和师娘幽会了!所以天庭的治安才会出这样大的纰漏……唔,好痛,师父你不要用桃子打我的头!”

      黑瞎子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  黑瞎子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念道:“鉴于本人有悔改行为,希望组织上再给我一次机会,改正错误,重新做仙。我一定吸取教训,五讲四美三热爱,爱天庭爱众仙爱生活,绝不再犯类似的错误。我的忏悔之情,正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;我的忏悔之心,天地可表日月可鉴。我再次恳请组织上再给我一个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胖子打断他:“根据苏万小同学的举报,以及各陪审员的讨论,认为你存在隐瞒事情的情况。特此,我郑重向审判长提议,不予受理你的请求!”

      张起灵面无表情:“准奏。再写一份检讨。”

      黑瞎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 吴邪笑着说:“解释一下我家胡萝卜的事。”

      霍秀秀笑着说:“还有苏万师娘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 胖子笑着说:“要深刻,要详细。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苏万走过来,拍了拍黑瞎子的肩膀:“师父加油!我相信你可以的!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什么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尊敬的各位陪审员,”黑瞎子酝酿了一下感情,“本人是怀着无比沉重和悲痛的心情,写下这份检讨,并站在这里接受各位的审查的。我辜负了天庭多年来对我的大力栽培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吴邪:“讲重点!不要躲躲闪闪!交代问题!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:“首先我要忏悔,我除了挖过张大仙家的胡萝卜之外,还摘过他家的桃子,捉了他家的小鸡炖蘑菇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张起灵:“!!!”

       吴邪:“黑瞎子!呆会儿别走!”

       霍秀秀摆了摆手:“这个问题跳过!要打一会儿再打!苏万的师娘是怎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眨了下眼睛:“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细柳如丝,柳条张牙舞爪地摆动。星沉月朗,湖面波光粼粼,倒影着美丽的白塔,我看着那一抹明媚的闪耀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吴邪:“瞎子你遣词用句的能力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屁!”黑瞎子道,“老子的对象是个文化仙,老子这两天忙着背好词好句好段,文学水平有了质的飞跃!”

       苏万抢白:“我可以作证!上次师父用那个凡人苏轼的《江城子》表达了对师娘的思念之情,师娘给师父普及了一下午的常识!……唔,师父你又打我!”

        吴邪:“好好交代问题!不要试图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深吸一口气:“因本人忙着幽会,致使天庭的治安出现了巨大的问题,嫦娥姐姐家的玉兔被二郎神家的哮天犬惊到了,但是我……”黑瞎子瞟了一眼吴邪,立马改口,“认错态度良好,希望组织能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虚心接受批评,重新做仙,保证绝不再犯。”

       胖子奇道:“你这次怎么不说要改正错误了?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:“万一你们让我和那谁谁分手怎么办?我一把年纪了搞个对象容易吗?”

       霍秀秀问他:“你看上他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:“长得好看!有文化!会唱戏!关键是长得特别好看!”

       霍秀秀再问他:“那他看上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沉默了片刻:“玉树临风?风流倜傥?还是人格魅力?”

       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其实黑瞎子和解雨臣认识的理由挺简单的,只要你有一个够操蛋的徒弟。苏万小朋友,时不时折腾个鸡飞狗跳,为此,黑瞎子没少提溜着他挨家挨户的道歉。

       有次苏万把解仙君养的海棠花给糟蹋了,黑瞎子拎着苏万到解仙君府上道歉。

       再有一次苏万把解仙君的戏服烧了,黑瞎子拎着苏万到解仙君的府上道歉。

       再再有一次……

      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,黑瞎子老登解家门,一来二去,眉来眼去,两人就搞到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   其实黑瞎子和解雨臣掉马的理由更简单,只要你有一个够操蛋的徒弟。哦,往事不堪回首,提起就是一把伤心泪。

       那边吴邪几个还在商量着对他的处理,黑瞎子听到他操蛋徒弟的大声疾呼:“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师父!他还是个几十万岁的孩子!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只想静静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 “尊敬的各位陪审员,”黑瞎子的语气沉痛无比,“本人自知罪大恶极,罪孽深重,不敢有所希冀,心存侥幸。我上对不起天庭对我的栽培,下对不起众仙对我的信赖……”

       胖子咂咂舌:“他这是开挂了吧?”

       吴邪摸着下巴:“绝对有枪手,那个叫解……解雨臣的文化仙,他帮瞎子写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 苏万拿着个桃子吧唧吧唧地啃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对我的错误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,并决心将之改正。回去以后,我不止一次地在想,我怎么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呢?我怎么就玩忽职守了呢?我怎么就让玉兔仙子受到惊吓了呢?这让我寝食难安,辗转反侧,我看着头顶璀璨的星空,情不自禁地……”

       霍秀秀小声对苏万吐槽:“你师娘这个文化仙写文章废话好多啊。”

       苏万拿着个苹果吧唧吧唧地啃。

       “大海有涯,而我的忏悔之情无涯;月有圆缺,而我的忏悔之心不变。我想,要是那天我没有擅离职守,活泼可爱的玉兔仙子是不是就不用遭此无妄之灾了呢?铁骨铮铮的哮天犬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 吴邪:“他讲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 胖子看了看逐渐暗下来的天色:“快两个时辰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 吴邪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带头鼓掌:“说得好!本庭宣布,由于黑瞎子认错态度良好,当庭特赦!都回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   黑瞎子站在台上大声喊道:“等一下!我还没有说完!”

       吴邪:“你还想干什么!这次你说出花来我也不听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那么就由我来说吧。”门口走进来个高挑好看的神仙,“用不了多久的。”

       传说中那个长得好看、有文化、会唱戏,关键是长得特别好看的文化仙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下月初八解某大婚,还请诸位务必来喝杯喜酒。”

小剧场

       胖子:“为什么黑瞎子都能泡到这么好看的仙,而云彩还对我爱理不理?”

      吴邪:“我能用胡萝卜抵礼金吗?”

      张起灵:“……”   

      苏万拿着个梨子吧唧吧唧地啃。

      霍秀秀:“为什么你今天老是在吃东西?”

      苏万:“我师父说了,今天是他人生中重要的日子,让我多吃东西少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 “……哦。”

  

评论(8)

热度(54)